当前位置: > 首页 > 站内公告

世界第二的徒手攀岩者,窘迫的活着,遗憾的死

作者:admin666 来源: 点击:0

星期二

NO.060Brad Gobright

享受第一,安全第三

世界第二,无人知晓

「如果我不存在,那Brad可能在全世界很有名,但是我好像总是拿走他的荣耀。」因徒手攀岩在全世界成名的Alex Honnold在评价Brad Gobright时如是说。

在攀岩届,Brad Gobright是个不折不扣的「愣头小子」。他所专注的领域同Honnold一样:徒手攀岩与速攀,他的年龄只比Honnold小两岁,许多人也认为他是世界上唯一能和Honnold徒手攀岩能力想抗衡的人。2015年,Outside杂志在一篇报道里称Brad是「下一位伟大的徒手攀岩家」,而现在最伟大的徒手攀岩家,当然是Alex。

Tommy Caldwell, Brad Gobright 和 Alex Honnold

在优胜美地酋长岩前

Alex与Brad也多次合作速攀

但正如那个著名的段子:没有人记得第二名是谁,而他就是紧跟在Honnold身后的「第二人」。Brad在探险届,甚至是攀岩届,都不是很有名。在2015年前他从没得到任何赞助,那时的Brad习惯于工作4个月,在北美各地攀岩8个月,期间就住在他自己的本田思域里。

2017年,Brad同伙伴Jim Reynolds仅用2小时19分44秒就攀登了优胜美地酋长岩的Nose线路,打破了Alex Honnold和Hans Florine在2012年创造的纪录,这在当时的攀岩届是令人震惊的成就。然而就在一年后,这个记录就被Alex Honnold和Tommy Caldwell再次打破(1:58:07)。

Brad出生在加州,但他的家庭和一般的加州家庭大不相同。他的母亲是一家户外公司的管理咨询,父亲也是户外运动的忠实爱好者。Brad的母亲曾坦然的说,我希望我的孩子成为无所畏惧的人。

Brad自6岁开始攀岩,便爱上了这项运动。他随即发现自己在面对学校功课时有强烈的焦虑现象,并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在美国西部的岩石上攀登。在高中时他就开始尝试徒手攀岩这项极其危险的运动。「我发现当我和朋友在一起时,我每天能爬3条线」Brad分析自己走上独攀的道路时说「如果我自己去的话,我一天能爬15条。」

Brad经常会「顺道」去攀爬一条线路

对他来说,徒手攀岩更多是一种生活状态

他并不着迷与攀爬破纪录的墙壁

他经常站在一个岩壁下思考,和自己说这条线没法徒手攀登,随后带着绳子保护反复攀爬,直到每一个动作都变成他的肌肉记忆。当最后他褪去绳索,双脚离地的那一刻,总是最令他激动的。

「激动」也许不准确,Brad攀岩的时候更多会思考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,比如电视节目,比如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想法。Alex Honnold在「Alone on the Wall」里曾说他徒手攀岩时脑子空空荡荡,根本什么都没想,Brad也是如此。

面对坠落而亡的可能性,Brad显得态度十分模糊。他曾打趣说也许自己会重生为一只小蚂蚁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这世界上有许多致命的事情,他只是没有认真想过每一件事而已。

Brad的名言,就是「安全第三」

享受生活,活在当下更加重要

Brad对于任何问题都是这样,模模糊糊,没有其他出名的户外传奇那般波澜壮阔的词语。这也正是他对「出名」的不舒适的表现--他并不厌恶「名气」,他甚至对此没有过多的想法,但他的性格使他自然地远离「成名」二字。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,Brad Gobright就是攀岩届默默无闻却一直在做了不起的事的那个「匠人」。

2007年,19岁的Brad试着读了一下社区大学,然而他很快就开始逃课攀岩「我并不想浪费时间去学习如何得到一份未知的工作,更何况我可能根本不擅长那份工作。我想要活在当下,也许10年后我会后悔,但是我正在自己所热爱的事上花费时间。」

Brad非常习惯独自攀岩,探路

在未来的10年中他并没有后悔。每年冬天他会找一份服务生之类的短期工作,一旦天气开始转暖,他就会在美国各地寻找新的攀登路线。在优胜美地时,他会睡在4号营地外,在餐厅寻找别人没吃完的食物来省钱,或是把自己的车位租给找不到车位的游客来赚点外快。这些「小伎俩」让他可以每天自在的攀岩,提升自己的技术。

2015年,Brad的伯乐终于到来,著名的攀岩、摄影师Cedar Wright找到他,想要拍摄关于徒手攀岩的短电影,这个电影很有可能为Brad带来赞助商,带他走出窘境。

仅仅善于攀岩,是不够的

一个纯粹的运动员只能去擦擦桌子,住在小车里

宣传自己对于有社交恐惧的Brad来说非常困难

Honnold给人最直接的印象,是他的即使遇见最危险的情况,也看起来非常冷静。Brad则与他非常不同,他所给人的印象是坚韧,强壮,但技术稍微粗糙,有些爱冒险。

电影为他带来了赞助和收入,但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压力。为了得到赞助的续约,他感受到了更多的社会压力,好像他要达到「攀岩届」对他的期待。其他的攀岩运动员这时候会努力成为Instagram网红,而Brad则不想被照片所约束。也许就是这样的压力,让他在许多没必要徒手攀登的路线上丢弃了绳索与保护。

Brad并没有死于徒手攀岩

反而是绳索让他大意,让他冒险

把他年轻的生命留在了墨西哥

2019年11月27日,31岁的 Brad Gobright 在墨西哥因绳索保护不周而坠亡,这位徒手攀岩的无名天才的生命定格在了他事业的上升期。

Alex Honnold得到消息后立即在社交网站上表达了自己对小弟遇难的悲痛。

也许安全不应该被排在第三位,也许有一天他能成为世界第一。

-END-

上一篇:亚丁大转山徒步详细攻略_户外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